MENU

回看我和模拟飞行

August 17, 2021 • 生活阅读设置

引子

2009年,在快吧游戏盒上接触了一款叫做FS2004的模拟飞行软件,这是我打开模拟飞行大门的开始,这仿佛是我的潘多拉魔盒,这段经历甚至影响到了十年后的我。普通飞友;虚拟航司签派;技术合伙人;飞行仿真从业者……

楔子

有人说,现在也有很多小学生玩模拟飞行,这段经历真的不算什么。站在步入21世纪20年代的这个节点来说,的确如此。大部分家庭装上了宽带,配上了电脑。模拟飞行正在悄然变得低龄化,二十多岁的我在这个圈子真的已经年纪不小了。

2009年前后,有一台像样的电脑的家庭还是少数,路由器是罕见的玩意儿。得益于家人的工作性质,上网对我来说是有记忆以来一件很普遍的事情。20Mbps的ADSL在当时能已经需要从电信局拉来一条专线。Google还能上,小蓝鸟偶尔卡顿。我本着能去官方下载就绝不向下载站妥协的原则,意外下载到了FSX Demo。

15分钟、一个机场、五种机型,这是Demo版本能提供的一切。正式版有着FSX Disk1、FSX Disk2、加速度资料片,林林总总一共10个G。之后接触了FSAAC(SOC的前身),其中认识的一些飞友也不乏最后进入民航业的。

从普通飞友;到学着如何规划航线,做一名虚拟航司的签派;再到技术合伙人,这中间需要学不少东西。一个非模拟飞行玩家恐怕是很难想象是什么促使一个业余爱好者学习如此多的内容。与我而言,这单经历不仅仅糅杂了航空内容,更重要的是也贯穿了我个人在科班学习阶段之前的专业学习。

最值得回味的依旧是我在CYA、FSC这两家模拟飞行平台各四年的技术经历。

CYA被不断流转最终似乎是被卖给了“中仿”,也就不了了之,这段经历打开了我做开发的大门。

而在FSC的经历,可以被称作是个人技术认知发展最快的一个阶段。在此要特别感激辛先生四年的信任。

为什么?

这是在从FSC退出之后,我被询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

原因是,那段时间的生活琐事 + 自身在管理工作上的尴尬处境,听起来很冠冕堂皇。

生活琐事,永远是说给自己听的,情绪带入工作,总是不应该。

而管理工作上的尴尬处境,即为自己把自己夹在两方对立面中间。

我也在反思一个问题,当时局面下的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

这些都是马后炮,就当在说闲话就好。

新局面

2021年5月19日,上海市虹口区新同心路,召开了上海市模拟飞行辅导员座谈会。模拟飞行竞赛之前已经举办好些年了,但始终不成规模和认可。这是模拟飞行竞赛第一次摆在了会议上进行探讨;航空科普任重而道远。以航空科普为关键点的,学校、设备、服务,三角关系也逐渐明晰。我们探讨了由航管中心颁布的规则制度的细节,探讨了K12阶段的航空科普的布局,作为高校责任等等。

现存的很多东西,都值得优化。以设备来说,虽然莱特兄弟的五级训练器得到了不少飞友的认可,但从航空科普角度而言,这样的设备,反而是不达标的。以教材来说,现存的两版次的教材还仅仅停留于操作阶段,对于其背后可以引申出的知识,以及教材的分层分年龄段上,还有很多地方值的修改。以课程来说,配套的材料还停留于很基础的文字性内容,展示效果不佳。以上的种种,还有没有提到的方面,每一点都要花大量时间和心血,商业角度来说,都可以成为一项值得投资的产业。

在有些飞友看来,这些内容无关痛痒,是不专业,毫无意义的。但爱好者们也从来不是航空科普产业的第一目标群体。低龄化是问题吗?爱好者视低龄化如猛虎野兽,但殊不知,10年前的今天,国内模拟飞行界,平均年龄都在二三十岁。站在教育以及国防视角,正确引导,建立好航空科普环境,做好配套布局是目前的第一步。

整个闭环还欠缺太多,各地产业也如雨后春笋,课程、教材、设备、服务,还有很多地方等着人们去书写。未来发展道路究竟是怎么样,航空科普能为航空人才培养带来多大储备,只能拭目以待了。

Last Modified: August 21, 2021
Archives QR Code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